2012-6-5

郭建洲:不能改变世界,那就改变自己

人物名片:

  郭建洲,厦门鑫五洲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福建省德化县五洲陶瓷有限公司总经理、中国轻工商会陶瓷分会常务理事、中国贸促会泉州市支会/中国国际商会泉州商会副会长、福建省陶瓷协会副会长、中国厦门市工艺品协会常务理事、德化县同业公会副会长。
  公司产品获2011-2013福建省重点培育国际知名品牌、福建省版权保护重点企业、商务部AAA级信用企业、福建省著名商标、厦门市著名商标。

  2月16日,欧盟委员会决定对原产于中国的陶瓷厨餐具进行反倾销调查,这将使厦门市本已深陷反倾销重围且利润微薄的陶瓷业进一步遭受重创。在本案中,厦门市涉案企业达75家,2011年调查期内涉案出口金额1690万美元,占厦门市陶瓷餐具出口比重达29%,占出口欧盟陶瓷产品总额的23.4%。
  陶瓷是厦门市的传统出口产品,2011年厦门市出口陶瓷产品3.3亿美元,约占全市出口总额的1%。欧盟是我陶瓷产品出口的重要市场,在厦门市陶瓷产品出口中的比重达21.9%,并极具拓展潜力。
  欧洲市场危急,陶瓷出口危急,陶瓷行业危急!
  近日,本刊专访了厦门鑫五洲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郭建洲,请他介绍反倾销案的进展以及影响、对策。

被动的棋局

  年初发端的欧盟对中国陶瓷反倾销诉讼对行业的影响已经日渐显露。
  “在今年的广交会上,欧洲的客户已经开始和卖家一起讨论如何规避反倾销案带来的冲击。”郭建洲刚刚参加完广交会归来,提及反倾销案的最新进展,他如是说道。
  郭建洲告诉记者,反倾销案发之后,政府、行业协会均积极组织企业加以应对,邀请有相关经验的律师事务所为企业开展讲座、现场竞标,为企业提供法律咨询服务。目前已有超过5家企业决定参与应诉,其中,有2家企业同时还参加中国轻工工艺品商会牵头的全行业无损害抗辩,有2家企业准备申请单独税率。
  按照相关建议,他在律师指导下完成了相关的材料,但提交后却杳无音讯。事实上倒霉的不止他一个,由于欧盟以出口的公斤数为选取标准,福建陶瓷企业没有一家人围。  “这意味着你无法获得最好的税率。”
  “在这盘棋里,欧盟拥有更大的自主权:你的申请提交过去了,他受理了才能进入程序、才有希望,如果不受理,辛苦准备的材料马上变成废纸一堆。”说到这一点,郭建洲很无奈。

转型是必由之路

  郭建洲认为,对于普通企业而言,应对反倾销的必由之路只有转型二字。
  首先是产品必须转型,在外销方面,进一步提升产品的附加值,提高产品的售价,与普通的低端产品拉开距离,提高抗风险能力;另一方面在开拓内销市场的时候,不能一味地将原本用于外销市场的产品直接投入到内销市场,而应仔细调研国内市场情况,组织团队结合市场加强研发。
  “在这其中,一个企业的创新能力直接决定的继续生存下去的能力。”郭建洲说,依靠薄利多销的低端产品打天下的时代已经过去。
  其次是渠道的转型。“与过去注重外销不同,危机之下更应重视内销市场的开拓。”郭建洲告诉记者,从去年开始,五洲陶瓷已经开始转型做内销市场,并计划用三到五年的时间完成国内营销体系的建立。“我的目标是要到时能实现内外销‘三七开’,最终实现‘五五开’。”
  最后是模式的转型。外贸转内销绝不仅仅是市场的变换,更是一项系统工程,这里面包括了结算方式、价格机制、盈利模式等多方面的转变,准备进入转型的企业一定要做好准备。做外贸做得好的企业很多,但能够成功转型做内销的企业却很少。

重塑供应链

  对于整个行业而言,如果仅仅是企业层面的改变,那还远远不够。
  让郭建洲感到忧心的是,在反倾销的大背景下,陶瓷企业内部的恶性竞争、价格战愈演愈烈,行业抱团的趋势如果不能真正形成,则永远无法形成应对外界风浪的能力。
  “德化的陶瓷企业据说有2000多家,如果这个数字能去掉一位数,市场的应变能力也会强很多。”郭建洲说,陶瓷行业是资源型的行业,粗放型的小企业过多,只能导致资源的低效利用和市场上的恶性竞争。
  广交会期间,商务部党组成员、部长助理李荣灿曾表示要建议由行业龙头企业专门进行供应链管理的有益探索,要求以行业为平台建立供应链委员会,这一提法郭建洲深表认同。
  “用一条供应链将整个地区的企业联系起来,有能力的龙头企业将重心放到产品研发、市场开拓上,而普通的中小企业则可以为大企业做OEM。”郭建洲说,根据自身的不同情况,在供应链上寻找到自己适合的位置,最终形成合力,在未来的竞争中获胜。
  “从这个角度讲,反倾销案提供了一个行业整合的历史契机。”

危机下更应注意学习

  “你不能改变这个世界,那就必须改变自己。”
  已经很少有人记得这句名言的确切出处,但是用它来鼓励反倾销案下的福建陶瓷业者,再适合不过了。
  郭建洲说,他已经将自己的工作重心转向内销市场的建设。这两年他已经组织团队,开始在全国各地的主要展会奔忙,同时公司的研发团队也开始针对内销市场进行研发设计。从2008年开始,他已经停止了在制造企业方面的投资,将更多的资金用于企业转型升级的准备上。
  “其实像我这样做的人还不少,以前在外销展上碰到的朋友,不少都在内销展上遇上了。”
面对这样的市场变化,郭建洲深感学习的重要性。在某次课上,一位专家向学员分析了人民币升值、劳动力成本上升等因素将对民营经济造成的影响,最后说了一句让他记忆良深的话:“市场留给企业的时间只有三年,或者调整,或者死亡。”
  “三年来,市场的走势与当时专家的分析分毫不差。”郭建洲说,这让他更加相信学习的力量,多听、多看,才能做到未雨绸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