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2-27

中国外贸正走向超越价格竞争新阶段

  事实证明,在世界经济减速的大环境下,面临发达国家力推“再工业化”、后发国家在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上力图赶超的两面夹击,中国出口升级的进步还在进一步凸显,过度担忧中国出口产业竞争力衰退是没有根据的。而加大力度拓展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市场则预示着新的希望。

  梅新育
  作为国际上广泛认定的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经济全球化最大赢家之一,我国多年来已习惯了对外贸易的高增长。在过去的20年间,有15年我国出口增幅达两位数,又有4年出口增幅超过30%,8年出口增幅在20%至30%之间。在这样的背景下,今年1月进出口“双降”局面显得格外刺目:进出口总值2726亿美元,同比下降7.8%;其中出口1499.4亿美元,下降0.5%;进口1226.6亿美元,下降15.3%。由于中国眼下是全世界贸易依存度最高的大国,这一“双降”局面无形中也给“中国经济硬着陆论”增添了几分“依据”。
  毋庸讳言,目前中国外贸外部环境相当严峻,世界经济减速的大环境一时难以根本改观,又受到发达国家在力推“再工业化”、后发国家在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力图赶超的两面夹击。然而,中国经历60余年造就的完整产业体系果真就在国际竞争中不堪一击?中国的世界工厂地位果真就那般脆弱?仔细分析,答案是否定的。
  首先,在很大程度上今年1月进出口的“双降”是“春节效应”的产物。因为今年春节假期在1月,当月只有17个工作日,比去年同期少4个工作日;这样,按国际惯例,并结合我国实际,运用季节调整法剔除春节效应的影响后,1月我国进出口、出口和进口的同比增长速度分别为6.2%、10.3%和1.5%。
  再进一步分析当月我国主要出口商品类别,可以发现,我国出口的竞争力依然相当强劲,即使在高成本时代受打击最大的传统劳动密集型产品也不例外。
  不错,中国产业正在不可逆转地步入高成本时代,中国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的价格竞争力日益动摇,来自越南、印度等一些后起发展中国家的竞争渐显咄咄逼人之势。据越南工贸部新近公布的统计,去年越南对美出口比2010年猛增21.3%而达到169.3亿美元,其中纺织品出口68.8亿美元,同比增加12.5%;鞋类出口19.1亿美元,同比增加35.5%;木材及木制品出口14.4亿美元,同比增加3.1%;水产品出口11.6亿美元,同比增加21%。相比之下,去年中国对美出口增幅为14.5%,比越南对美出口增幅低6.8个百分点。时至今日,越南已取代中国成为耐克鞋最大的加工和出口基地,还有一部分西方跨国公司将部分生产环境迁回了母国。然而,今年1月我国传统大宗劳动密集型商品出口仍然比较平稳,服装出口增长3.5%;纺织品出口下降6.8%;鞋类出口下降1.3%;家具出口下降2%;塑料制品出口增长5.4%;箱包出口下降7%;玩具出口增长4%;上述7种传统劳动密集型商品占同期我国出口总值的22.4%。可见,成本上升还不足以根本动摇我国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出口竞争力。
  由于中国正逐步超越单纯依赖价格竞争力的阶段,越来越多地依靠人力资源、公共服务效率、基础设施、产业配套等方面的优势;另外,中国也能依靠国内产业转移而消化掉相当一部分成本上升压力,所以即使在较长时间跨度内,中国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出口竞争力也仍可维持。中国是区域发展极不平衡的大国,近年来国内的产业转移取得了相当可观的成绩。近一个五年计划时期以来,中西部省市自治区出口增幅一直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如按境内目的地、货源地统计,重庆外贸额增幅从2006年起就高于全国平均水平,2008年之前超出幅度在9个百分点左右,2010年全国外贸增长34.7%,重庆增长53.2%,超出18.5个百分点;2011年全国外贸增长22.5%,重庆增幅则高达135.1%,其中出口增幅高达164.9%。 今年1月,在部分东部省市外贸同比下滑之际,中西部地区出口继续快速增长,其中渝、豫、黔、赣等省市出口增速分别为1.1倍、1.1倍、19.6%和23.5%。至于内迁出口产业与印度、越南等后发国家沿海地区相比的地缘劣势,依靠交通基础设施的优势,依靠海关通关程序革新带来的效率提高,也能抵消掉相当大一部分。相信我国中部地带能抓住这个产业转移的契机。
  令人宽慰的还有,即使在1月的“双降”局面下,我国出口升级的进步也仍得到了进一步凸显,贸易方式正转向效益较高的一般贸易方式,而出口中一般贸易增长,加工贸易下降。在出口商品结构上,1月机电产品出口增长0.1%,占同期出口总值的56.4%;其中电器及电子产品出口下降3.5%;机械设备出口增长3.5%。在贸易方式构成上,1月我国一般贸易出口增长2.6%;进口下降12.5%;同期加工贸易出口下降4%;进口下降19.9%。
  由此可见,过度担忧中国出口产业竞争力衰退大可不必。面对传统出口市场减速的现实,除了继续推进出口产品升级之外,我们还可以加大力度拓展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市场。去年我国对欧盟、美、加、日的出口占当年我国内地出口总额的45.0%;如再加上对香港特区的出口,则占当年出口总额的59.1%。尽管对香港特区出口中有不少是对发展中国家和地区转口,将对香港特区出口全部纳入对发达国家和地区出口并不准确,但上述数据足以表明,发达国家和地区在中国内地出口中的重要性。但接踵而来的主权债务危机正在损害上述地区吸纳中国出口增长的能力,加大力度拓展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市场势在必行。如果上述传统市场之外的市场在中国内地出口贸易中占比提高5个百分点,按去年出口额计算,那就是900多亿美元的出口,而且对新兴市场经济体出口以一般贸易居多,这对我们出口企业解困能发挥不少作用。考虑到近10年来新兴市场经济体增长实绩明显优于发达国家和地区,在2010年全球实际GDP中,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所占份额已达47.7%,加大力度拓展新兴市场完全有成功的希望。
  (作者系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